庄子“小大之辩”新探——兼及对“逍遥”的理解

2018年第8期

关键词:
庄子;小大之辩;逍遥

摘要
     《逍遥游》中的"小大之辩"是开解庄子"逍遥义"的钥匙。斥鴳与鹪鹩两种"小"的面相说明,斥鴳的自大与自是方为真正意义上的"小",自立与自适的鹪鹩则彰显着生命的独立性;通过将鲲鹏之间的"并列"关系改编为"升化"关系,庄子在自然与自由的辩证中阐述了"同一主体"之"自化"的必要性与可能性,"自化"即"大"之真实含义。既以自是为"小"、自化为"大","小大之辩"就意味着一种存在论意义上的生存决断——在"自大"中变"小",还是在"自化"中朝向于"大"?在这种作为本己性、内在化的存在视域中,"逍遥"便不是某种既定的价值标准或至极的精神境界,而是以"天道"为价值基源、以"小大之辩"为生存决断、以"化-通"为存在方式的活化生命与生命活化。


本文地址:www.fabiao.net/content-5-609243-1.html

上一篇:解释学的同一性批判——再论张一兵文本学
下一篇:“子不语”的解释世界——在经学与理学之间

分享到: 分享庄子“小大之辩”新探——兼及对“逍遥”的理解到腾讯微博           收藏
评论排行
公告